昔日小縣城的高考文科狀元,如今身陷囹圄成為階下囚。15年拋棄親情的流浪生活,他在嘗盡世事艱辛之後,最終失去了最寶貴的自由。
  而一紙入監通知書,讓年近七旬的老父親在茫茫人海中找到了兒子的消息,父子終於在獄內重逢相見。
  ■新快報記者 黃瓊 通訊員 偉平 劉洪群 尹華飛
  監獄來信告知兒子在監獄
  2013年10月10日,家住甘肅高臺縣邊遠鄉村的韓大爺收到一封來自廣東省坪石監獄的信,裡面一紙入監通知書,告知自己的兒子韓某遠現正在坪石監獄服刑。
  拿著這封突如其來的信件,69歲的韓大爺一時難辨真假,內心卻又激動萬分。原來,兒子韓某遠大學畢業後第二年外出創業,自1999年回過一次家後再沒與家人聯繫,韓家為此苦苦尋找已是心力交瘁。
  “你在這個世界上還活著,爸爸真是悲喜交加,不可思議啊,你是怎想的孩子!”收信後的第三天,韓大爺讓村裡小賣部老頭代筆給監獄和這個還未核實身份的兒子回了一封信。
  為什麼15年杳無音訊?兒子這些年是怎麼過的?有沒有成家?是不是一直關在監獄里……這些都是遠在千里之外的韓父急切想知道的。
  經過幾個月的反覆協商努力,韓某遠的父親和姐姐決定於4月中旬從甘肅蘭州乘火車來監會見。
  韓大爺告訴記者,為了尋找兒子的下落,韓家除了寫信,還通過外出打工的村裡人打聽,托同學、親戚和老鄉找,但從1999年後就再沒有消息,寄出的信也如數被退還了回來。韓父說,這麼多年來,最擔心的是兒子的人身安全,這讓他再沒有心思經營日子,家境日益破落。
  狀元畢業後潦倒搶劫獲刑
  韓某遠坦言,自幼父母感情不好,他與姐姐相依為命,飽嘗生活艱辛和人情冷暖,導致他對親情冷淡,對家庭不留戀。
  其實,記憶中也有溫暖的一幕,如父親曾每天早起做飯為他們裝好饃饃和罐罐茶,每天傍晚在紅柳林邊等待姐弟放學回家,“只是這些片段大少,愛都被生活溫飽問題代替了。”
  “曾經也雄心萬丈,想著衣錦還鄉,到頭來行裝空空,慢慢地心灰意冷了。”韓某遠講述,當年自己還是小縣城的高考文科狀元,也是村裡為數不多的大學生之一。
  1997年韓某遠從江西某院校畢業後,分配到縣暖氣廠,成為一名國家幹部。但因效益不佳,工廠第二年就倒閉了,他便離開甘肅先後到江蘇、浙江、福建、廣東打工,輾轉多地,從做搬運工到電工技術,再到辦公設備維修,其間還曾與人合伙創業,被人騙走錢財。2006年出了一場車禍,之後一直依靠打零工。
  在流浪之初,剛開始時還會想一想家人的感受,後來慢慢地就麻木了,在打電話回居住地派出所查詢得知自己的戶口已經被註銷後,韓某遠對家的概念更加模糊了。
  今年41歲的韓某遠,在2013年3月攜刀竄入佛山某成人用品店劫持老闆,雖然只搶得了數百元,最終認定構成搶劫罪,獲刑三年十個月。  (原標題:縣城高考文科狀元與家人失聯15年)
創作者介紹

jgaztpshxnd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